猫 也 要 生 存

——记一位建磊员工收留的一只流浪猫

我,一位建磊普通员工。在前段时间,收留了一只流浪猫,把它养在了建磊宿舍。这时,我才发现建磊的员工是如此的热情,他们给它做了一个配备有铝合金门窗的全玻璃小屋。每个人都很乐意把自己碗里的食物分给这个曾经流落街头的小猫咪,以至于它每次晚餐都吃到极限。我觉得这样下去小猫咪迟早得撑坏,尽管我很乐意每天中午冒着烈日回宿舍给它喂牛奶喂水,可我还是决定带它回我家。

很多人不喜欢猫,说它嫌贫爱富,说谁给它吃的它就对谁喵,谁对它好它就认谁做主人。我曾经也是这么认为的,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,年龄的增长,由于种种原因,我已不敢苟同。因为,现在的我更觉得它现实。年过三十,已逾而立之年,还是现实一点比较好。虽然这只现在已认我做主人,并将长期认我做主人的,有着一双犹如玻璃般透亮的蓝色眼睛的小猫咪,曾一次又一次无情地伤害我。

每到一个陌生的地方,它玻璃般的蓝眼球就一直转个不停。它第一次有这种表现时,是在我带它回家的火车上,我顿悟,它在寻觅它的新主人——一个可能会比我对它更好的人。它不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,于是在它遇到一个人,这个人对它还不错,尽管在它对此人可能会成为它未来好主人只有三成把握的情况下,它也会毫不犹豫的冲他喵喵叫,大多数人认为它是在要吃的,但是,我明白,那可不只是如此啊。命运,是由对待命运的方式决定的,这就是猫对待命运的方式。主啊,您最清楚,请您告诉它并且宽恕它,难道还有比我更好的主人吗?

其实,猫和人是一样的,它的心可不是钢结构的,它也讲感情,也有信仰。

在此,不得不提在我上学时,我家养的一只小花猫,长得特好看,却倏然发现现在的它早已成了老花猫,令我无限感伤。人啊,走得太远了,都忘了自己为什么出发。可是,我的老花猫,你呢?当年,你咬了你的老主人一口,你还记得吗?你还曾经抓了你的小主人两次,害你小主人打了十针,你还没忘记吧?我相信你还记得,还记得在我们家那欢声和笑语。其实你也不想老去,是吧?因为你第二眼看到小猫咪时骤然黯淡的眼神告诉了我。红尘,又哪里是望得断的东西。你放心,我一视同仁,难道主没告诉你吗,你的主人可是最好的主人,她不光有一副玻璃的眼镜,同时还有着和众多建磊人一样的玻璃般的美丽心灵。